“小康社会”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一周之后,我们早上起床,一睁眼,不得了,突然就进入小康社会了!这可不是在说段子,因为按照我们党的“庄严承诺”,到2020年,我们就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了。

那么,什么是“小康社会”呢,我们先来扒一扒这个概念。

§当下的小康

目前我们听到的所谓“小康社会”,最早是邓小平在1979年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提出的,原话如下:

我们要实现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现代化。我们的四个现代化的概念,不是像你们那样的现代化的概念,而是‘小康之家’。到本世纪末,中国的四个现代化即使达到了某种目标,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均水平也还是很低的。要达到第三世界中比较富裕一点的国家的水平,比如国民生产总值人均一千美元,也还得付出很大的努力。中国到那时也还是一个小康的状态。

而后来的领导人们又把这一说法进一步扩充,发扬光大了,比如1997年的十五大,江泽民提出“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新任务”,2002年的十六大正式提出了“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

直到上个月,也就是2019年11月,我们的官方媒体依然在卖力宣传这一概念,比如新华网的这篇文章,居然大言不惭地号称“‘小康’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追求的理想社会状态”,又出现了经典的“自古以来”说法,好像无论什么话题,只要扯上了这四个字,就天然的具有了合理性和正当性。

然而,“小康”这个词这么解释是对的吗?“小康”真的是我们“自古以来”追求的“理想社会状态”吗?

§真实的小康

“小康”一词最早是出自《礼记》礼运篇大同章,是一个与“大同”相对的概念,我们分别来看一下这两个词的出处原文: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 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以考其信,著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势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从原文可以看出,所谓的”小康“,其实指的是人人为私而非为公,而非大同社会中人人为公的状态,在儒家思想看来,这是一种社会道德水平下降的体现。

这么一看,我们整天鼓吹的”自古以来“的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似乎不那么理所应当了?

时代在进步,人们的思想也在进步,所以一个概念,赋予它新时代的新内涵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一边曲解了它的原意,一边大谈什么“自古以来”,首先“自古以来”的小康不是当下我们所理解的小康,其次当下的小康概念已经是意义发生了相当大变化的一个全新的概念了,这就不能再用“自古以来”来糊弄百姓了,这是赤裸裸的欺骗。

更何况,现在我们英明的政府已经不仅仅是玩弄概念这么简单了,他们先是曲解了它,然后用它来愚弄百姓,打着“建设小康社会”的幌子,什么荒诞的事都具有了某种政治正当性。比如说今年(2019年)我国经济内外交困,内有物价上涨,金融业P2P贷款平台和长租公寓争相暴雷,消费者维权无果,外有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的外资大规模逃离,在这样严峻的经济形势下,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居然能放出“经济回稳信号明显,今年人均GDP有望上万美元”(来源:经济回稳信号明显,今年人均GDP有望上万美元 --第一财经)这等厥词,属实让人无言以对。

§我们期盼的是什么样的社会

当然了,单纯的吐槽除了发泄情绪以外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下面我来尝试着探讨一下当前我们应该期盼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认为我们目前需要的并不是什么“小康社会”,至少不是官方整天吹嘘的那个所谓“自古以来”的小康社会。

众所周知,当下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极端不自由的社会中,例如我们在社交平台上的发言,随时有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而被删除,禁言,甚至请喝茶的风险,而且此情况近年来愈演愈烈。在这样一个说话都不能随心所欲的社会,我不认为高谈物质层面的“小康”有多大的意义,当一个人的思想都被禁锢的时候,物质生活再怎么丰富,也只是镜花水月而已。更何况当下我们的物质生活也并没怎么优越,教育,医疗,住房三座大山依旧稳稳地压迫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仍然是许多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所以说,我认为当下我们应该努力建设的应该是“公民社会”,上面提到的三座大山的问题,根源还是在于普通人对于政府的决策影响太小,当一个政府不需要为人民负责,那么它做决策时首先要考虑的必然不是普通人的利益,而是统治阶级的利益,只有当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对政府决策施加影响,那么当它做决策时才会尽力使每一个公民的利益都得到最大化的保障。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的【个人利益】都能够最大化,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公民社会的“民主”特性,可以保证全体公民的【整体利益】得到最大化,因为每个人都能够互相施加平等的影响,这就避免了权力不平等带来的一方对另一方的压迫,从而达到一种博弈均衡状态。

愿我们有生之年,能够见证我们的祖国成为真正的现代化文明大国。

加载评论